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90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櫻] 愛嬌 (5)






  一行人又悄悄回到大宅,灣娘開門時,表情一瞬間閃現錯愕的情緒,原本該搭船回國的櫻跟著回來,雙眼紅腫,像是哭了許久一般。木茗板著張臉,一進門隨即回自己房裡,一句話也沒說,只留望安打點啞子,順便送車子去修。

  「小櫻...怎麼了?」

  「我、我做了讓木茗君生氣的事......」

  在灣娘的詢問下,櫻吞吞吐吐地說出這句話,眼眶又紅了,濕潤的眼眸、嬌弱的氣息令人感到憐愛。

  「讓木茗生氣的事?」

  灣娘疑惑,自家弟弟的脾氣雖然不能說上是好好先生,但至少他為人正直、講道理,不隨便發怒,也算得上是有修養了,要說櫻惹他生氣,還不如說自己惹他生氣的可能性還大些。

  「我.......」

  櫻正要說,卻又想到自己在旅社也脫口說出要木茗假裝自己已上船來欺騙灣娘,因此反而不知道要從何開口,又要怎麼避重就輕。

  「......是我自己的錯,我想自己和他合好。......小灣,對不起,我先歇息了。」

  櫻如此說完,便回到自己的臥房去,留下搞不清楚這兩人關係變化的灣娘,隱約覺得什麼東西不知不覺地在運作了。

 


  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

  雖然現在並不是什麼睡覺的時間,然而木茗所能對自己做的叛逆,卻是在這以往仍工作不輟的時間點上,躺在床上放空。

  才想著要放空,一個嬌小身影又突地闖進他腦海,他不禁皺起眉,間以手揮揮原本就空無一物的空氣。

  煩心。

  然而尚未終結,未知的時間長度唰地在眼前推展開來。

  究竟要怎麼辦才好?   

  她不是他的仇人,但也算不上什麼朋友,充其量只是要保護的人,一朵嬌柔袖珍的小花。

  只是他還要保護她多久,仍是未知數。

  心煩意亂地,木茗索性起身,百無聊賴地在床沿坐上一會兒,而後趁著午後,決定到屋外溜噠。

  推開門,木茗靜靜走出房間,前庭無人,安靜得有些不可思議,普通這時候,他正忙著呢,可現在要他說自己在忙些什麼,卻也想不起有哪些重要的事。

  以前他還會上山採些藥草,在前庭曬乾後,收好備用。過冬要進補時,還要託相熟的人,進好藥材時通知聲,讓畏寒的家人能補補身,暖暖胃。

  秋收的時候,要記得穀子帶殼,才能存放得久。

  春天來臨時,一時一刻都慢不得、馬虎不得。

  現在他能和人辯論,在大桌上一人一邊地談事情,需要的時候,也能仰頭將從來也不愛喝的酒一飲而盡。

  好像人人欣羨只要說說話,耍耍威風就好的工作,然而他自己知道,從沒有耍威風就能了結的,事前的資料收集、整理,事後的觀察、隨機應變,好幾次他都問自己為什麼,他是為了誰?他不是為了自己,卻總是吃力又不討好。

  體諒....還真是奢求了。

  木茗嘴角揚起一個諷刺的笑,笑他自己,拼了命卻老是努力錯方向的傢伙,只是笨蛋。

  「......好久沒到山上去了。」

  木茗喃喃道,難得浮現了寂寥的神情。

  閒走了好一會兒,直到太陽隱沒在山後,他才想著該回去了,然而卻又感到不甘,莫名地不甘願。

  遠遠看見一個嬌小身影在自己房門前守著,低首斂目,雙手規矩地疊放在身前,一副小媳婦樣,木茗突然覺得他血壓又高了起來。

  「木茗君......」

  又細又輕的聲音像在空氣裡飄動一般。

  「我......」

  「什麼?」

  木茗冷冷回問,一股莫名情緒糾結著。

  「我不知道...怎麼說,以後我會更加小心......不再做讓人....生氣的事....。」

  木茗只覺得暴衝的血壓似乎沒有平復的跡象,一瞬間他的眼神帶有某種難以言喻的強烈情感,卻又巧妙地隱藏起來。

  「還請你......」

  「吃飯的時間到了,本田小姐請去用餐吧。」

  木茗硬生生地打斷櫻未完的話語,櫻微微一震,卻也識趣地保持沉默,木茗推開房門,無聲無息地跨步進入,南國熾熱的氣息滑過櫻身側,簡直像是要融化她的存在一樣。

  溫暖卻又叫人感覺迷眩。

 


  是夜,那晚風卻不怎麼涼爽,反倒惱人,或許是他正心煩的緣故吧。

  木茗想著,就著杯沿,將杯中酒液飲下。衣襟上的排扣被解開幾顆,斜敞開來,外衣裡還有件裡襯,以往總是要顧及端正的形象,忘了多久沒這樣過。

  他不常喝,也不那麼愛喝,只是為了宣洩在體內某種情緒,無以名狀的情緒。

  小酒杯空得很快,木茗正要倒酒,一雙白嫩小手卻先一步拿起了酒壺,往杯中倒滿酒液。

  木茗不答話,悶悶地拿起酒杯,杯沿抵在唇上,卻遲遲沒再喝下。

  「木茗君雖已答允讓我留下,可是我.....卻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輕輕地,那嗓音傳出的句子毫無重量地飄浮在空氣中,然而依然隻字不差地傳進他耳裡。

  「不怎麼辦,看妳喜歡什麼就做什麼,多一雙筷子對我來說沒什麼差別。」

  木茗說道,表情很平淡。

  「你不喜歡我....是因為我是....日本人嗎?」

  握住酒壺的手,用力了許久,才又鬆開。

  木茗的眼眸若有所思地垂下,慢慢喝光酒杯裡的酒後,他說道:「是。」

  無以名狀的某情緒慘然地在他心中擴散開來,矛盾糾結、不斷椎刺著他的心,理性無法抑制的情緒,肆無忌憚地拉扯他的五感。

  「..........那若是.......我.......」

  木茗過於直接的回應,讓櫻一下子也亂了,無法如往常一般委婉地帶出自己的問題與想說的話。

  「我說過的,一定會做到!哪怕要花上一輩子,我也在所不惜!」

  木茗決絕而強硬地說道,待日後想起時,他才發現自己似乎在當時做出了什麼不得了的宣言,但那都是之後才會知道的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