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女裝60 ─ 水手服


  「那,哥哥,我去上學囉。」

  拎著書包,純藍色的緞帶在胸前晃動,少女甜美的笑容溢滿朝氣,對著站在玄關處的男子說道。

  「啊、路上小心。」

  黑髮男子雖然穿著西裝,卻顯得很悠閒似地,還有閒情逸緻站在玄關送少女去上學。

  「嗯,哥哥也是,上班加油喔。」

  「啊、等等。」

  在少女轉身之際,男人又叫住了她。

  「鞋帶鬆了。」

  男人說道,低身為少女繫上黑皮鞋上的鞋帶,打上端正的蝴蝶結。

  「哥哥....」

  少女亦低下身,正好與綁好鞋帶而抬起頭的男人對上眼。

  「.....變態!」

  少女一手壓著百褶裙擺,一手指著男人的鼻前,如此說道。

  「....我才沒......」

  「...邪惡的上班族!」

  少女說著,卻忍不住露出淺笑。

  「...對不起......」

  男人悶聲道歉,表情像是無可奈何。

 


  「...所以,是同居囉?好大膽喔!」

  小越驚訝地說道,讓灣娘尷尬地頻頻招手,要小越不要大聲嚷嚷。

  「應該說...我養了寵物。」

  「...說是寵物不是感覺更不道德嗎?」

  木茗挑眉,冷冷地吐槽自家姐姐。

  「為了追女生搬出去租房子的不孝弟弟沒資格批評我!」

  灣娘不甘示弱地回嘴。父母雙亡的兩姐弟,靠著遺產,才能至今仍過著衣食無虞的學生生活。

  「我自己也有打工賺錢呀。」

  「小灣,跟來路不明的人共處一室,感覺很危險吧。」

  「可是...他感覺人不壞呀。」

  灣娘天真地說著。在某個下雨天,她在回家的路上意外地撿到了一個男人,說是撿感覺有點誇張,只是將手邊的點心拿給他而已,然而對方抬起頭時,那眼神卻讓她不忍心留下他,因而演變成如今彷彿同居般的局面。

  雖然平常以兄妹相稱,但對方不但十分珍視她,甚至為她打點一切,奇怪的是,他也從不收灣娘嚷著要付給他的薪水,反倒是他常常買東西回來,灣娘撿了他,但實際上卻是單方面地接受對方的照顧。

  「是變態吧。」

  木茗皺著眉。

  「一點點而已啦。」

  灣娘的回答讓自己弟弟覺得應該馬上播打110,卻正好接到戀人的電話。

  看著手忙腳亂的弟弟,灣娘輕嘆口氣。

  「小灣......」

  小越擔心地望著她。

  「放心啦,沒事的。」

  灣娘開朗地笑著。

 


  夜,少女熟睡著,蜷縮在溫暖被窩裡。

  房門悄悄地打開一道縫,然而沒有人進來,男人站在門口,靜靜看了會兒少女的身影。

  「吶...哥哥,你要走了嗎?」

  灣娘問道,她沒有起身,也不敢轉身去看他的表情。

  「嗯,該走了......」

  「哥哥,你還會回來嗎?」

  「不知道......」

  男人走了,在桌上留下一朵白色的鬱金香。 

  「...是誰單戀誰呀!」

  少女惱怒地將鬱金香扔進花圃裡當花肥,一張小紙條自花朵裡落下。


  ─ 等畢業那天再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