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愛嬌 (6) (台櫻)




  不對勁。

  灣娘默默喝湯,其他兩人亦是,但她敢以呆毛發誓,這氣氛真的有些不對勁。不論是一邊思索一邊夾菜的木茗,或是心不在焉,頻頻掉筷子、碰倒湯碗的櫻,感覺好像極力要過平常的生活,卻又有那麼些微妙氣息。

  到底是為什麼呢?灣娘疑惑,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好繼續喝著湯。

  「我吃飽了。」

  木茗率先放下碗,一旁福嫂立即俐落地收去碗筷。

  「木茗,今天還有什麼事嗎?」

  灣娘問道。

  「沒,倒是我明天要去山裡巡視一下,聽山裡幾個部落說最近夜晚都會聽見嚎叫聲,我去了解一下狀況。」

  「這樣啊,是什麼野獸嗎?」

  「不清楚,明早他們派來接我的人就會到了,我一個人上山去就行了。」

  「東西都準備好了嗎?」

  「嗯,除了弓和獵刀,也帶了山上少有的草藥,順便為他們看病。」

  「什麼時候回來?」

  「待個一旬左右就回來了。」

  「請...請讓我去!」

  灣娘和木茗正說著,在一旁默默不語的櫻突然如此說道,兩人皆露出了錯愕的神情。

  「蛤?」

  木茗張大了嘴,大聲地發出疑惑的單音。

  「請讓我一起去!」

  雖然被木茗的聲量嚇得瑟縮了一下,櫻還是努力而勇敢地表明自己的意願。

  「不行!」木茗想也不想地斷然拒絕,「又不是去玩,難道妳在這裡還想去旅遊嗎?」

  「啊、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只是.......」

  「姐姐,妳說是.......」

  「帶她去吧!」

  「蛤!?」

  木茗本來想自家姐姐必然也是和自己想法一致,沒想到灣娘卻也如此說道。

  「她想幫忙有什麼不對嗎?」

  灣娘昂起頭,理所當然地望進自家弟弟的眼裡。

  「又不是去玩,而且妳剛剛不是還說那聲響可能是野獸嗎!」

  木茗爭辯道。

  「木茗!你是不是男人呀!」

  「蛤!?」

  木茗被這個問題弄得一頭霧水。

  「快回答我!」

  灣娘的聲量大了起來,在兩姐弟之間的櫻只覺得兩人是不是在爭吵,而慌亂地想阻止,卻被灣娘一手擋下。

  「廢、廢話!當然是呀!」

  「要你保護一位弱女子你辦不到嗎!」

  「什麼呀!不要老是用這種態度問我!我沒有辦不到的!」

  「那就帶她去嘛!你也多個人手幫忙!」

  「蛤?」

  「你要否定你剛剛的發言嗎!」

  灣娘眼見木茗又開始遲疑,立即臉色一暗,又加強了語氣質問道。

  「一.......一起去就一起去啦!」

  木茗生氣地大叫,卻是一口答應了下來。

  「請、請不要吵架......」

  「啊,我們沒有吵架,這只是"小小"地溝通一下而已。」

  灣娘笑容燦爛,語氣甜美,完全沒有方才和自家弟弟大聲的樣子。

  「而且小櫻妳來到這裡,還沒有到哪裡去過吧,正好讓木茗帶妳到山上去看看。」

  「是、是的,謝謝妳...小灣。」

  櫻努力擠出個微笑,不敢看木茗的表情。

 


  「木茗君,還在生氣嗎?」

  櫻細聲問道,自昨天開始,木茗沒再跟她說過話,雖然平常他們就不常會說話,但木茗板著張臉,看似還在惱怒昨天的事。

  「哼!早知道她會用這種把戲,我還是每次都上當......」

  木茗咬牙,不甘願地說道。

  「對不起......」

  「不用道歉,不關妳的事。」

  穿著藍衫的櫻小步吃力地在木茗身後跟著,逼不得已,木茗只好增加休息的次數,近午時分,一行人便在溪邊抓魚,配著乾糧吃。

  「我說會幫忙是真的,我學過一點...。」

  「知道了,快吃吧。」

  「嗯.....」

  櫻點點頭,正要咬下那熱騰騰的烤魚時,一尾青蛇悠然地從石間竄出,雖然離櫻還有點距離,卻足以將她嚇得臉色發白、尖叫連連。

  「ヘビ、ヘビよ!!」(蛇、有蛇呀!!)

  櫻慘叫地撲到木茗懷裡,手中的烤魚還打到木茗的臉側,驚慌失措的模樣,彷彿有什麼怪物正追著她跑。

  木茗和兩位部族青年默默地看著青蛇悠閒地滑入草叢,而驚魂未定的櫻還含著淚緊抓著木茗不放。

  「◎〝┐&$#@~」

  其中一位部族青年看似無奈地說了句部落語,繼而另一位青年也跟著無奈地看了木茗一眼。

  「他們......說了什麼呀?」  
 
  「他們說,我妹妹這麼膽小,還要上山嗎?山上的蛇更多呢!」

  「啊?」

  櫻聞言,簡直就想昏倒在當場算了,可是她還是緊抓著木茗不放,甚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肯放手。

  「現在回去還.....」

  「我要去!」

  櫻噙著淚,說出可能會後悔的選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