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 鬱金香






  她微微伸展了下腰腿,用一種極其纖細美麗的姿態伸出左腳尖,右膝跟著彎曲,兩手在胸前圍成一個漂亮的圓弧。

  起風了,一陣涼意。今晚的風顯得有些大,她有些擔心自己這朵花兒來不及表演完就要被風吹落了,但是她義無反顧。

  「表演,要開始囉。」

  她說完,馬上掛斷電話。

  雪白的裙襬在夜裡隨風輕輕擺盪,然而她覺得渾身猶如被火燄燃燒一般,不跳的話,就要被自己的意念折磨至死。

  那個人也看著吧,靜靜地看著,一語不發。

 


  「妳喜歡鬱金香啊?」

  第一次到她家作客時,他驚訝地問道。因為她家院子裡種滿了許多鬱金香,純色、雜色,奶油色邊緣的,可是喜歡這些花的不是她,是她的母親,然而她沒有否認,只是很輕地點了下頭。

  她四歲時開始學芭蕾,跟很多小朋友一樣,穿上蓬蓬裙的時候會覺得很開心,可是練習的時候又覺得好辛苦。

  就這麼跳到了20歲。

  中間除了去學校上課,學其他才藝,兼以補習英數外,一直學著的就是芭蕾了。

  可是說不上喜歡,只是習慣,每一個動作、每一個步伐都能流暢地順著每個拍子、每個音符活動,可是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

  因為她從小到大的一切,都是爸爸媽媽安排好的,人生完美得毫無瑕疵,就像假的一樣,跟她這個人一樣,像假的一樣。

  「哇,恬恬呀,妳看靜靜吃蛋糕的樣子多乾淨呀!哪像妳吃得到處都是!」

  五歲時,去隔壁張媽媽家玩,張媽媽這麼說。可是她並沒有刻意去做什麼,只是照媽媽說的,小口小口慢慢吃,叉子要拿好,因為不這麼做的話,媽媽會很生氣、非常生氣。

  「小靜好乖,東西都整理得好整齊喔。」

  七歲時,老師這麼對她說。她只是睜著一雙大眼睛不解地往上望,老師也很開心的樣子,跟媽媽一樣。

  她只玩爸媽從百貨公司買來的洋娃娃、芭比娃娃,衣服、房子、小配件等等都一應俱全,媽媽說要做個好孩子,因為靜靜小時候很壞,剛出生的時候都會一直哭,早也哭、晚也哭,所以媽媽都不能休息,只好請保姆。

  可是有的時候,她也會聽到其他大人在後面偷偷說:你看,那個小孩子真不可愛,一點都不像小孩子。

  她努力扮演好孩子的角色,努力、努力,然後再努力。

  考上大學的時候,爸媽讓她一個人到英國去遊學,在英國的時候,就住在阿姨家,放假時都得去博物館參觀,還有看表演。

  她的生活模式也是規律到不行,晚上十一點睡,早上五點半醒,中午小睡半小時,每天七個小時。

  有時候醒來,她會想為什麼自己有身體、有肉體,還長得像人一樣,然後才意會過來自己原來是個人。

  接著到大二的時候,爸媽突然積極地為她相親,只為了她大學畢業時能順利結婚。因為女孩子家就是得這樣嘛,像媽媽一樣,找個好男人嫁了,過好日子。

  她在國中、高中時都是念女校,大學念的科系也是女性居多,她的朋友很少,甚至說不上有什麼交情,因為她們和她的共同話題好少,就算想搭話,話題也會在終於無話可說下,以沉默作結。

  「這星期天媽媽朋友要來家裡吃飯喔。」

  媽媽笑著對她說。

  「靜靜也要打扮得可愛一點喔。」

  「嗯。」

  「我們小靜很可愛呀。」

  爸爸一邊看著報紙,一邊說。

  「哎呀,爸爸你不知道啦!」

  「什麼知道不知道的。」

  爸爸笑了笑,媽媽也是,她跟著扯出一個微笑。

  星期天的前一天,她早早就被媽媽帶去整理頭髮,買新的洋裝、鞋子,當天被打扮成標準的洋娃娃的模樣。

  近中午時,電鈴聲響起,媽媽輕快地邁出步伐,和爸爸一起去開門,她跟在父母後面,幫著點頭微笑打招呼。

  「哇,歡迎歡迎,好久不見喔,快來裡面坐吧。」

  媽媽笑著說,媽媽的朋友打扮得很貴氣,她和一個年輕的男生一起來,那個男孩子是她的兒子吧,長得很耀眼,和她不一樣,散發出強烈的存在感。

  「小靜都這麼大了呀,變漂亮了呢!」

  「阿姨。」

  她乖巧地喊著,那個男孩子也和爸爸、媽媽打招呼,她感覺到手腳在發顫。

  要進去的時候,媽媽很自然地讓她和那男生一起走,三個大人走在前面有說有笑的。

  「妳好。」

  「你好。」

  「那個,我叫明天,妳可以叫我小明或阿天。」

  「我是佳靜,大家都叫我小靜....。」

  「這樣啊,那我也叫妳小靜吧!」

  他笑著說道。看到她們在說話,大人們不約而同地竊笑著。

  「妳喜歡鬱金香啊?」

  他問,可是滿院子的花都是媽媽喜歡的,沒有一朵是為她種的,然而她沒有否認,只是很輕地點了下頭。

  形式上的介紹之後,雙方的家長都抱著樂見其成的態度,只顧著自己喝茶、聊天。

  之前爸爸也曾介紹同事的兒子給她,那個男生見到她,就說妳會跳舞呀,可以跳給我看嗎?

  她乖乖地在練舞的地方跳了一小段,但對方卻說:什麼嘛,好普通喔。

  同事的兒子、親戚的朋友,突然間她被介紹了一大票同輩的男孩子,可是有的早已有女友,有的對她初感興趣,後來又嫌她無聊,很快就不了了之了。

  她也知道,因為自己真的很無趣、很平板,比圖畫的少女更加平板。

  可是他卻和她來往了好一陣。起初只是交換彼此手上的閒書來看,偶爾交換一下感想、心得。

  她漸漸感到害怕,在真實的他面前,她的虛假無可掩蓋。然而他仍真誠地對待著她。

  直到有一天,他開始跟她分享某個可愛的小學妹和他告白的事。啊,要結束了嗎?她心想,卻開始感到不甘心。

  她開始跳舞,每天比過去花更多時間練習,甚至能夠不用音樂,完整地記憶出每個音符對應的動作。

 


  「表演,要開始囉。」 

  她說完,掛上電話。然後調整下呼吸,在一陣風結束時,開始這一支舞。

  鬱金形的雪白裙襬順風輕輕擺動,她微微彎身,手繾綣似地往前伸直,左腳尖則往後輕點。

  右足下的支撐點只有15見方,眼前則是圓滑的橫欄杆,如果失足,就會悽慘地跌到地上,或旁邊的大水溝。

  她往前邁出腳步,不忘維持上半身的優雅美麗,在抵達下一個支撐點時,流暢地旋舞三周後,運用靈巧的雙足與細緻手部動作表達細膩的情感。

  她不喜歡鬱金香,微開的時候,雖然給人浪漫唯美的觀感,可是盛放時卻讓她十分焦躁,那種囂張的姿態讓人感到焦躁!

  每次花季的時候,她都覺得坐立難安,每次每次,她都只能藉著練習芭蕾來冷卻胸中那簇毫無來由的火燄。

  風勢漸大,而她的舞步也越趨迅速,幾乎是在賭自己會不會墜落般,在單調的欄杆上進行單線的舞步。

  她不知道自己想賭什麼?想拿回什麼?只是抒發不了胸中莫名的苦悶而越感酸澀,被稱讚是好孩子、模範生,或是優秀的地球人之類的,可是這都不是她想成為的。

  所以為什麼,會如此焦慮不安呢?

  她想著,在下一步時,滑了一下,失去了平衡,命運開始往左右擺動,不管是左或右看起來都很痛,只是左邊似乎比右邊好上了那麼一點。

  她閉上眼睛,第三個可能性卻拉住她的左手。

  「Bravo!」他說,「妳真是個瘋狂的傢伙。」然後笑了。

  雖然姿勢顯得有些難堪,她卻覺得自己被稱讚似的,第一次發自內心笑了出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