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 魔王記事 (1)



  (好暗、好黑喔......)

  蜷縮在黑暗裡,我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只是順應黑暗,閉上雙眼,然而時常有人會在黑暗之外對我說話,或敲敲外層,讓裡頭充滿回音,好幾次,我的睡眠會因為中斷,但沒多久,我就又因為睡意,再度跌墜入夢。

  (怦咚、怦咚...,這是我自己的聲音嗎?)

  隨著某種東西的流逝,我醒來的次數與時間也變多了,也開始對黑暗感到不耐煩,為什麼我要待在這裡呀!有時候我會氣惱地試圖捶打、踢踹,可是黑暗仍堅持著某種原則,沒有屈服過我,我只好不甘願地再次睡去。

  『吶,時間快到了吧?』
   
  黑暗外,一個聲音這麼說道,一個低沉的聲音,是誰呢?我好奇地睜開眼,卻還是黑暗,黑暗真是討厭!我突然生氣,蜷縮已久的身體更是吵著想要盡情伸展,我對著包裹著自己的黑暗一陣亂打,拼命想把手伸長。

  啪地一聲,黑暗破裂了,自裂縫滲進一絲微光。

  其實我心裡有點後悔,因為沒想到黑暗居然這麼快就被我破壞了,而且亮亮的地方,總覺得沒有比較好睡。

  但我還是好奇地將手貼在裂縫處,施力往外推。

  包裹著我的厚重黑暗被推開,大片光亮射進,我不自覺地遮住眼,一面又想看清究竟是誰一直在叫著我。

  「出、出來了!甜心~妳快來看!!」

  一個人高馬大、身強體壯的黑衣男子慌亂地大喊著,慌張得讓人覺得好笑,甚至他頭上的兩根觸角還跟著慌亂地打結著。

  「出來就出來了,不要大驚小怪的!」

  冷靜的女聲傳來,伴著一陣鞋根敲打地面的聲音,鮮紅色長裙的開衩處,隱約可見修長的大腿在擺動,有著一頭紅色大波浪捲髮的美人站到男人身邊,理所當然地靠了上去。

  「小乖乖,快、快叫爸爸!」

  男人看見我睜開了雙眼,更為激動地喊著。

  我愣了愣,跟著終於挺直了為了被黑暗包裹住而長期彎曲的腰,還掩在我頭上的厚實的黑暗順勢滑落在地,眼前的男人跟著瞪大眼,驚訝地張大口。

  「這是什麼呀~~~~~~!!!!」

  這是男人神經斷線後的吶喊。

    之後我被紅髮美人抱在懷裡,臨走前,她還踹一腳在男人身上,其實我不懂為什麼男人要大喊,我只覺得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母親大人,所以我是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的孩子嗎?」

  我問道,一邊吃東西,一邊講話,母親因此不悅地用指尖揮去幾點屑屑,她點點頭,父親大人還跪在殼前面哭,一邊啜泣,一邊喃喃道:「我的孩子為什麼是兔耳朵?」

  自黑髮伸出的兩只兔耳動了動,其實我不懂父親大人為什麼這麼傷心,但另一個疑問卻先脫口而出了。

  「母親大人,為什麼我是從蛋裡生出來的呢?而且另一個孩子呢?」

  在啜泣著的父親大人前方有兩顆約半人高的厚實圓蛋,其中一顆已經破裂,裡頭空無一物,另一顆卻毫無動靜,連一點聲響也沒有發出。

  「反正生下來就是蛋,那有什麼為什麼呀!」母親大人不耐地回答道,「另一個...,或許是沒有生命了吧,從很久之前,那蛋裡就沒有聲音了。」

  「喔......」

  我答道,黑色的長耳朵也垂下,失望之情溢於言表,我還以為那孩子只是想跟我一起出生,為什麼我出來了,他卻不再出聲了呢?

  「佐伊,從今以後,你就是魔王之子,未來的魔王,所以要堅強喔。」

  母親大人冷冷說道,但傷心完的父親大人卻突然衝上來。

  「等等,妳什麼時候取好名字的呀!」

  父親大人又驚又慌地問道。

  「我們一個月前不就討論好了嗎?」

  「不、在取正式名字前不是應該先叫乳名的嗎?爸爸我都想好了呀,就叫小焦糖呀~~唔噗!」

  父親大人被母親大人那纖長又有力的腿給擊倒,淒慘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看到這個景況,我不禁感到憂心。

  「母親大人......魔王好遜,我可不可以不要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