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903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PH] 愛嬌 (9)





  傍晚,樹林間開始昏黃,葉影落得更深、更暗。

  一陣涼風牽動樹影,數算不清的人影亦混在其中,深淺不一的光影混淆在一起,分辨不出原有面貌。

  然後有人在跑動,伴隨某物衝撞到樹的撞擊聲,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濃厚的喘息聲和嘶吼跟著撩起每個人皮膚上的寒毛。

  木茗微微抽出腰間的獵刀,靜待時機。

  擔任誘餌的青年拔足狂奔,還時不時要再回頭挑釁一下山豬,免得牠失去追捕的興趣,然而右手臂一片血淋淋的擦傷,和猶如在泥堆裡滾過的狼狽模樣,讓人不禁感到微微的焦慮與擔憂。

  終於奔到預定的陷阱區,誘餌立即身子一彎往旁邊翻去,雖稱得上矯健,卻在地上留下斑斑血跡。憤怒的山豬則一腳踏進陷阱洞裡,相距約五寸,大大小小的坑洞接連成片,山豬剛克服一個,後腳又陷進去,更使得牠暴躁不已。

  幾名埋伏已久的勇士便拋出網子,將山豬包圍在網子裡,原本就暴躁憤怒的山豬更是怒不可遏,拼命打滾、暴衝,企圖掙脫煩人的網子。

  由於山豬的力氣大,另外兩三名勇士也跟著上去幫忙抓緊繩子。

  「快、快來幫忙!」

  雖然及早將繩子繞在樹幹上撐住,但強烈的衝擊,還是讓他們因而腳步無法確實踩穩,險些被拉倒。

  抽出獵刀和搭好弓箭的人馬則因山豬劇烈的抵抗、翻滾,而遲遲無法近身,幾羽箭射出,又在碰觸到山豬油脂厚實的肌理後滑了開來,僅擦過皮肉。

  「撒沙勒!」

  木茗喊著,一名勇士便試著靠近山豬,獵刀突刺,卻剛好從油脂最豐的側腹入刀,刀刃滑進,又滑出,帶著油膩光澤的血液沾上刀身,山豬想回頭,卻又被網子纏個死緊。

  接著山豬更是死命翻滾彈跳,一名勇士因而握不住繩子,而被拉跌在地,繩子磨破他的手掌,山豬感到困住自己的網子的力量有了鬆懈,更是奮力不屈。

  木茗深怕山豬再次逃脫,顧不得什麼,上前往山豬的頸子就是一刀,但刀子推進不足三寸,山豬吃痛的掙扎讓木茗被扯了出去,木茗狠摔在地,卻又馬上爬起,抓起獵刀再度刺往方才山豬脖子上的傷口,死命往裡壓。

  山豬的掙扎漸趨微弱,木茗身上頭臉濺了血,卻不敢鬆手去擦拭,直到山豬真的斷了氣,木茗才終於起身,一口氣長長地呼了出來。

  「感、感謝祖靈,將山豬送往我們的刀下。」

  木茗道,眾人一同對祖靈表示感謝,一頭壯碩的山豬倒在正中,熱血汩汩流出。

 


  帶著山豬的眾人回到部落,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傷痕,木茗也擦傷好幾處,腰間肋骨大概瘀了一大片,頭臉被噴到不少山豬的血。 

  櫻從遠處在人群中看見了木茗,俊秀的臉上布滿欲乾涸的鮮血痕跡,木茗卻不以為意,露出笑容。

  在勇士們的妻子家人們紛紛上前迎接,每個人都流露出真切的關心與快樂之時,木茗巧妙地站在一旁,微笑看著他們高興、興奮地分享每一份喜悅,櫻卻突然衝上了前,一邊慌張地說著:「為什麼流這麼多血?是那裡受傷了?要快點包紮!」

  「我身上髒,先別碰我,而且我沒事,只是小傷,這血是山豬的。」

  木茗說完,櫻卻不再作聲,低下頭,木茗沒看見她的表情,只見成串透明淚滴往下墜落。

  「我還以為...還以為......對不起......」

  「不要再說對不起了。」

  木茗皺著眉表示,下意識退了一步,他渾身是血和汗,還有泥沙,怕弄髒了那白淨的手,下一秒,櫻卻伸手揪住他的衣袖,小小聲地吐出了一句:「辛苦了...還有,歡迎回來.....」

  「喔...嗯,謝謝。」

  櫻拉著木茗的衣袖,眼淚落個不停,木茗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將視線轉向遠處定格,在眾人歡欣的歌聲中,只有兩人顯得很安靜。

  山豬先獻給祖靈,感謝祖先的庇佑,接著分完肉後,大家圍著火堆跳著舞,慶祝著、快樂著,櫻推說不會跳,但瑪達麗卻笑著將她拉進圈圈,因為不需要排練,只要跟著大家跳就可以了,只要開心就好了。

  手勾著手,簡單的節奏,就這麼踩著、踏著。

  木茗的擦傷不礙事,倒是腰腹間一大片瘀血叫人觸目驚心,所幸骨頭沒有斷,卻也得老實地上傷藥,直到要離開那天,都還沒有消退。

    原本他們收拾了行李,族長要請了人帶他們下山,木茗卻表示自己認得路,而且接下來大家還要整理田地,不便如此麻煩。

  兩個人就一邊道別、一邊踏上歸途,走了好遠,都還能聽見他們叫喊的聲音。

  櫻不肯讓木茗拿行李,因此行程顯得特別緩慢,雖然大多數草藥都留在部落裡了。

  「吶,木茗君知道嗎?他們是蛇的子孫的事。」

  「嗯,知道啊。」

  木茗淡然回道,這種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並不是什麼新聞,櫻原本想再說什麼,卻在回頭的瞬間僵在原地,一張小臉唰地變得慘白。

  「沒事,祂來看孩子們而已。」

  木茗說道,體貼地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櫻的視線,輕輕環住她的肩,「現在,慢慢轉身,不會有事的。」

   接著直到下山為止,兩人都沒再說什麼話。

  木茗雖然瘀傷,但畢竟身子骨不差,所以反而只和櫻的腳程不相上下而已,甚至還好上一點,讓櫻感到非常慚愧。

  從清晨出發,直到日落西山為止,才依稀能眺見村子的輪廓。

  木茗選在小溪旁休息、喝水,櫻早已累得連話都不想說了,各坐在石頭上,只有呼吸聲顯得突出在耳朵裡。

  木茗背對著櫻,正在喝水,櫻望著那背影,突然很想伸手去觸摸他,很想拉住那手,很想叫他的名字。

  她正想著,卻不自覺已伸出了手,纖小的食指抵住了木茗的肩,木茗不明所以地回頭望著她。

  「木茗君,我喜歡你......」

  然後是竹筒從木茗手中滑落水裡的噗通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