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愛嬌 (10)





       
  木茗愣住,連竹筒掉進水裡的聲響都恍然未聞似地,毫無動靜,只是回頭望著櫻,之後又默默將視線轉回溪流,然而竹筒已然飄遠了,偶爾傳出碰上石頭的撞擊聲。

  「為什麼.......」好半晌,木茗才吐出這麼句話,「喜歡我這樣的人......」那聲音彷彿混雜了點苦澀。

  木茗望了飄遠的竹筒一眼,沒打算撿了,只是轉身拿起行李往村子的方向走去,櫻卻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只覺得似乎一點都不是快樂,而帶了點悲傷的情感,莫名地。

 

 

  木茗發燒了。

  腰腹間是一片深紫黑色,加上趕著山路,原本就過度勞累的木茗在回家後,所有的疲憊全都爆發出來,狠狠燒了三天,讓灣娘緊張得要命。

  櫻更是幫著煮藥、汲涼水,以便確保木茗額上的布巾的低溫。

  灣娘幫著處理些木茗還沒力氣處理卻急迫的事情,而櫻就待在家裡幫忙照顧木茗,對櫻來說,並不以為苦,反而覺得能照顧他,對自己來說比較開心點,至少自己能妥善地照顧他,但同時,看著木茗發著燒,卻還時不時地要煩心公事,櫻就覺得心疼......

  是心疼呢。
 
  木茗俊秀的臉上是蒼白的顏色,很安靜地躺著,只有到深夜才能聽見一點點按捺不下的囈語,連生病也逞強,想到這裡,櫻就覺得更是心痛,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

  然而事情並沒有因為木茗生病停下腳步,反而像惡作劇得逞般,一邊嗤嗤笑著,一邊滑步靠近。

   那天,宅第裡來了位客人。一身大紅袍子、臉色卻顯得更為蒼白的青年踏了進門,乍看似乎是有些疲憊和不耐,卻在下一秒扯動嘴角,拉出親暱得有些過份的笑容。

  「妹妹,好久不見了,還好嗎?」

  青年蒼白臉上的笑容有些異樣的冰冷,大紅袍子還比較溫暖似的。

  「......哥哥.....」

  灣娘好久才終於喚了這麼一聲,然而氣氛並沒有因此好轉,反而更加詭譎。

  「是啊,好久不見了...,終於見到了我最親愛的妹妹了。」

  青年的語氣熱切地感覺到有些用力,一雙手也顯得動作誇張了些,灣娘點了下頭,接著喚人沏了茶,一杯冒著熱氣的金褐茶湯被推到青年面前,但青年卻像沒看見似的,臉上掛著有些僵硬的笑容。

  「打倒了日本鬼子!才終於、才終於救出了我的妹妹!」

  在說到「日本鬼子」時,青年的表情扭曲得有些可怕、有些瘋狂,灣娘顫了下,卻沒人知道是為了什麼。

  「可是妹妹,哥哥聽人家說妳家裡有日本鬼子呢?為什麼?是那傢伙還想要欺負妳嗎?不用害怕,因為哥哥已經來了呀,所以,快把那些垃圾交給哥哥處理就好。」

  青年熱切的態度幾乎要叫人畏懼,灣娘甚至不知道自己眼前究竟是誰,青年的語氣柔和至極,卻搔起灣娘每根寒毛,一陣冰冷的顫慄。

  「那些人!不!那些垃圾!欺負妳、欺負我!欺負我們!是世間上最最無用的廢物了!妹妹,妳想偏坦他們?」

  「不,不是,哥、哥哥,我家沒有哥哥說的那些人。」

  灣娘解釋道,卻感覺青年根本沒有聽進她說的每個字,只是一味地微笑,露出溫和卻不解的神情,露出喪失某種東西的人的神情。

  「妹妹,妳就是太好了,」青年笑著說道,「......好到誰都能欺負妳!」

  「哥哥也常常在想,妳究竟是什麼樣的一個傻孩子呢......」

  「出去!」

  木茗冷冷說道,臉色蒼白,額上盡是冷汗,然而表情平淡非常。

  「喔,是你啊,我在和你姐姐談事情,小孩子不要插嘴!」

  青年溫柔地笑著,眼裡卻全無笑意。

  「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木茗一腳踩上板凳,居高臨下地望著青年。

  「...所以我說,你一點都不可愛,噁心的孩子!」

  青年露出十分嫌惡的神情,相對於灣娘而言,原住民氣息較明顯的木茗就是化外之民,粗魯野蠻的未開化人類。

  木茗狠狠踹了板凳一腳,青年早已站起身,只有板凳被踹倒的聲響,砰地一聲。

  「你們都被洗腦了!被日本鬼子洗腦了!」

  「哥哥,你在說些什麼呀?」

  「不要騙我!」青年一把揮開灣娘的手,用力之大,甚至讓灣娘一個踉蹌險些跌倒,所幸被木茗扶住,「這茶!一定也有毒對吧!你們這些走狗!!」

  「哼!」木茗冷笑一聲,「你才是瘋子。」

  那冰冷不帶任何情緒的控訴卻成功挑起青年某種暴躁、瘋狂的情緒,青年大吵大鬧,連同其他隨從將客廳弄得一團亂,臨走前還憤憤不平地推倒屋外曬著的好幾個藥草架子。

  木茗冷眼看著,灣娘也一語不發,櫻躲在房裡不敢出來,福嫂則在櫻房前守著。

  「木茗...你還好吧......」

  灣娘問道,木茗卻彎身撿起一個茶杯,在剛剛的大鬧中,杯口早已缺角,一點茶水乾涸的痕跡,形成杯底的茶漬。

  「不要碰我!」

  木茗突地用力摔碎了手中的杯子,絕望至極。

  「我現在很討厭妳!」

  木茗說道,孤傲地步出大門,外頭起風了,吹進大雨將落的潮膩土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