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90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APH] 愛嬌 (12)





  大雨急急地落了一陣,好不容易才暫且止住,天邊仍是黑鴉鴉地一片,木茗和櫻靜靜循原路回去,沒再說什麼。

  回到家裡,灣娘已用過晚餐了,沒再等他們,只吩咐福嫂要為他們留一份飯菜,而雖在樹下撐傘避雨,身上衣服仍不免被打溼,鞋子、褲腳也沾附泥水,兩人也就隨意用點,便讓福嫂收了下去。

  木茗先讓櫻去沐浴梳洗,自己則回房裡,一面休息一面喝點熱茶。

  晚風濕涼,帶著泥土氣味,不一會兒,又滴滴答答地下起雨來,後院裡一株未結花的桂樹被風雨打得搖搖晃晃,越晚風勢又越強,木茗又看了半本書,才等到櫻在房門外細聲喚他可以前去梳洗。

  木茗經過灣娘房前時,房裡一片漆黑,看來是熄燈睡去了,木茗心中一面懊惱自己太過衝動,卻怎麼也拉不下臉來,又想起大哥一直以來對他的態度,頓時如遭針刺一般,心口壅塞疼痛。

  徹底梳洗一番後,換上乾爽潔淨的衣褲,感覺精神也好了不少,雨稍稍收斂,只餘濛濛細絲,木茗剛上完藥,又見櫻捧著一碗藥湯進來,不覺微微皺眉。

  雖說藥方子還是自己開的,已然長大的木茗卻不敢當著大家的面說要添冰糖、熬糖水,裡面又加上清熱解毒的黃連,每每喝完,木茗都會呆上片刻,只因舌上苦味久久消退不去。

  蹙著眉,木茗一語不發地將藥湯灌入口中,一股作氣只是為了要在味蕾發覺前,將藥湯喝得一滴不剩,而後則是舌頭發麻的苦味的反撲。

  「木茗君......這個,給......」

  櫻收走碗,在木茗手中放了個東西,便離去,木茗看了看,留在手心的是一枚壓成花狀的仙楂餅,放進嘴裡,略略緩下了苦味,帶有藥香的甘美氣味擴散著。

 


  早上,灣娘依舊沒有出現,聽福嫂說是在房裡用飯,木茗隱約感到古怪,內心也騷動了起來。

  然而當木茗回到房裡,準備要開始閒置已久的工作時,灣娘卻在此時敲了他的房門,一開始木茗還以為是櫻又要端點心來了,抬頭一看才發現是自家姐姐。

  「木茗,我有話跟你說。」

  灣娘說著,走向桌邊一個椅子坐下,挑了個離木茗最遠的位置,兩人相對而坐。

  「怎麼了?姐姐,妳臉色好差。」

  木茗關心地問道,然而灣娘卻沒有多作解釋,只是瞅了木茗一眼,目光又再度下視,好一會兒才又看向木茗的眼睛。

  「你上次太衝動了,哥哥很不高興......」

  灣娘一說出口,木茗的神色便暗了下來,有個話題他一直都不喜歡,那就是關於『哥哥』的。

  「哥哥現在好不容易才總算爭了一口氣,雖然有些偏頗,但會慢慢好的吧,倒是木茗,哥哥教我們這麼多,你不能不多尊重他一點。」

  「那又怎樣......」木茗冷冷地開口,並毫不意外自己的語氣可以如此冰冷,「他教我的,我一點都不喜歡!」

  「可是......你不得不承認,哥哥也曾經照顧過我們吧。」

  灣娘說道,雖然冷靜,但卻感覺出一絲不安的動搖。

  「何況......原本我們也都要跟隨著哥哥的......」

  原本....是啊,原本.....,可是他們卻是最先被拋下的啊!木茗在心裡怒喊著。

  「哥哥、哥哥,叫得倒好聽,那是『妳』的哥哥!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木茗大喊出聲,甚至連絕望都不被容許的他繼續說著:「我從來不會忘記我自己的出身,我也不承認要求別人忘本的傢伙會是我的哥哥!何況,他根本也沒承認過我!」

  灣娘被木茗一頓話氣惱了,她站起身來,原本平靜的談話頓時激烈了起來,「什麼叫忘本!難道我忘過了嗎?」

  「是啊!妳沒忘過......就連那男的斷了帶子的木屐妳也當寶一樣藏在箱子裡以為沒人看見!從頭到尾,我們不都是這樣走來的嗎?」

  木茗說著,心中激蕩不已,情緒不停地撕扯著他的五感,悲哀而絕決。

  「可是......」

  木茗還要繼續說下去,但灣娘卻更快地揚起手,重重地揮在木茗頰上,一片紅腫隨即在頰上浮現,木茗愣愣地回望著灣娘,那雙眼裡帶著真正的絕望,對上灣娘含淚的眼眸。

  「妳從來就沒有為我說過一句話......在哥哥面前....妳從來沒有.....」

  那話語被放得好輕好輕,隨著那落下的淚珠急速墜落,碎了一地。

  灣娘一語不發,低著頭,匆匆離開了木茗的房裡,木茗見自家姐姐離開,恨恨地掃落滿桌文章書本,隨後也跟著走出房間。

 


  櫻當時和福嫂借了廚房,熬了銀耳綠豆湯,除了灣娘、木茗的份,也為望安、福嫂準備了,等綠豆湯放得微溫,她才端了一碗要送到木茗房裡,卻正好撞見灣娘匆匆自木茗房裡出來,櫻見氣氛不對,急急放下碗,跟著灣娘過去,灣娘卻關上房門,不肯回應,只聽見裡頭傳來抽抽答答的哭泣聲。

  「小灣.....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要管我,」灣娘帶著哭聲的嗓音隔著門板傳來,「我對木茗......我對自己的弟弟做了很過份的事.....我從來、.....從來沒有去注意過他.................」

  灣娘說完,再也沒有回應,只是一個勁地哭著,櫻雖然心急,卻無可奈何,只好又到木茗的房間去,卻發現裡面除了散亂一地的書本紙張,沒有木茗的身影。

  櫻急忙要找,才發現木茗一個人坐在後院樹下喝酒,一邊流淚。

  「很難看吧......」

  木茗說著,卻沒有拭去那眼淚的意思。

  「像我這樣軟弱又無能的男人.............」

  櫻看著他,只覺得心疼,她伸出手,捧住木茗的臉頰,輕輕往上帶,認真地望進那雙眼裡,「很心疼......」她輕聲說道。

  「看著你一個人拼命覺得心疼、看著你受傷覺得心疼......,看見你哭也心疼......」

  櫻說著,雙手摟住了木茗的脖頸,讓他靠在自己懷裡,櫻的身形嬌小,手也小,聲音也小,可是心卻很大,這是木茗一瞬間閃過的想法。

  「木茗君要保護的很多......所以我也想保護你.......」

  櫻說道,木茗卻站起身來,換他將嬌小的櫻納入懷中,緊緊抱著,除此之外,再無任何言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