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愛嬌 (16)



  中秋時,家家戶戶都在吃柚子,嘗月餅,木茗也收到友人送來兩簍數十年老樹結的柚實,老樹結的柚子小,但皮薄、香氣足,果肉甜美多汁而少籽,除了吃果肉外,柚皮也被留存起來,有的和糖醃著,做成潤喉止咳的柚糖,有的曬乾了可以做蚊香,既防蚊,又添了柚香。

  甚至木茗還將柚子切塊,加上米酒,泡成柚子酒來喝。

  福嫂跟灣娘、櫻則在廚房裡,做起月餅,棗泥蛋黃、五仁、冬瓜魯肉等等,揉好了麵團,填進了飽滿餡料,拿起和宅子同樣古舊的木頭餅模,將麵團壓入,然後在餅模周邊敲了幾下,取出壓出牡丹花形的餅。

  不只牡丹花,還有菊花形、蓮花樣、花葉形的,也有應景的月亮與月兔的模子,月餅上有精巧的圖紋,既好看又好吃。


  在中秋前,灣娘就趁著餅烤好,剛出爐時,偷捏了一塊兩塊來解饞,自己吃不夠,還拉著櫻一起下水,理直氣壯地說這是在廚房幫忙的福利,末了連福嫂也一起幫著切餅,說要試試味道好壞,叫木茗哭笑不得。

  而在中秋前,木茗也請人幫忙裁製秋衣、冬衣,雖說灣家氣候不算嚴寒,但冬天的乾冷卻也叫人難以消受,到了農曆八月,天氣就涼了下來,既不似仲夏時節悶熱潮濕,又比冬令舒適,趁著入冬前,櫻跟著木茗幾次到近山採集一些野生草藥,順便踏踏青。

  有時候看見木茗忙著整理草藥,而櫻在一旁幫忙,或是為木茗擦汗的情景,灣娘總是不知無心還是有意,在一旁露出讓自家弟弟覺得有些賊的微笑。

  一種傳達出"你也有認栽的一天"訊息的微笑。

  讓木茗有些不痛快,甚至暗暗希望那人有天再出現,讓自家姐姐無暇露出那樣的笑容,不過這樣的想法也僅止於想,末了他又在心裡斥責自己太殘忍了。

  月亮越圓,家家戶戶就顯然越熱鬧忙碌,也越快樂。

  中秋當天,木茗早早就梳洗罷,大家一起用過了晚餐後,搬了椅子桌子到後院裡去,一株老金桂香氣正甜郁,日前也有人採了一大袋桂花,給木茗泡了桂花釀,又讓福嫂拿來煮甜湯,或是直接將桂花兌山泉沖成桂茶,香氣不減,又能鎮靜心神。

  又是月餅又是柚子又是酒、甜湯的,擺了一桌,灣娘和櫻開心地吃著月餅,望安則回鄉過節,家裡只剩福嫂,過了中秋望安才會回來。

  因此木茗一人坐在椅子上喝柚子酒,顯得有點勢單力孤的,尤其是在自家姐姐不知為何最近老是說些令人莫名其妙的話的時候。

  「今年中秋有小櫻在才熱鬧起來,以前好無聊。」

  「和木茗一起過,不有趣嗎?」

  櫻問,眼睛悄悄飄向木茗又轉了回來。

  「和自己弟弟那有什麼好玩的話可以說,他不是在報告工作進度,就是在規劃我的工作進度,煩死人了!」

  「去山上察訪哪算是工作,再說做買賣不是姐姐最擅長的嗎?而且......姐姐和我一起的時間也不算多啊......」

  木茗不甘地回嘴道,末了卻又有那麼一點可憐的味道。

  「要是櫻一直住在我們家就好了,一定每天都很熱鬧。」

  灣娘說道,櫻則略微感到羞怯似地低下了頭。

  「......又沒人叫她走。」

  木茗小聲地回道。

  「嗯?你說什麼?」

  灣娘明知故問。

  「沒什麼!」

  木茗回道,一口喝完杯中的酒,又斟了一杯。

  「木茗君,配點點心,才不會傷胃。」

  「是啊,木茗,酒喝太猛傷身體。」

  「少爺。」

  福嫂喚道,木茗抬頭望向她的方向。

  「怎麼了?」

  「外頭有人說...說要找櫻小姐。」

  「是誰?」

  木茗站了起來,低聲問道,櫻和灣娘到桂樹下等風吹落桂花要用杯子接,一時間沒聽見福嫂說了什麼。

  「似乎是櫻小姐家裡人。」

  「木茗,怎麼了?」

  灣娘問道。

  「沒什麼,有客人來了,我去看看。」

  木茗說罷,獨自一人到前廳去,一身黑衣的男人在那裡等著,但不是那人,是一個衣著略顯陳舊卻筆挺的人。

  「那傢伙的家臣嗎?」

  木茗低聲碎念道,依然往前站定了。

  「想必這位是木茗少爺吧。」

  對方說道,隨即恭敬地彎下了腰,對木茗來說,這樣的禮數卻是消受不起,他立即警覺了起來。

  「宗姬多虧您的照顧了。在此混沌不清的時刻,主人竟無暇顧及宗姬安危,實迫不得已,一直到此時才終於能前來迎接宗姬。」

  「那傢...,他人呢?」

  木茗問道,開始覺得有些不耐。

  「主人先遣在下前來告知,不知是否能讓在下面見宗姬。」

  「請回去轉告你的主人,除非他當面來迎,否則我不會輕易相信。」

  木茗說道,對方應允後,又是一個鞠躬,之後才退出大門外,離去。

  「少爺.....」

  「福嫂,這事先別告訴小姐,姐姐那邊也是。」

  木茗吩咐道,酒的效力似乎在此時發揮了作用,木茗感到燥熱煩悶了起來,連那月亮看著都似乎生厭了起來。

  「真可惜了那月亮......」

  木茗說道,回頭一個人喝著茶,卻連一點桂香、柚香也感覺不到了,滿腦只充斥了混亂的思緒。 

  藉口頭痛,他早早回了房,聽著外頭自家姐姐與櫻開懷的笑語,他益發惆悵了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