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愛嬌 (17)





  木茗過了中秋,卻連著幾天都顯得心情沉鬱,灣娘和櫻都能感覺到幾分強顏歡笑的氣味。

  直到第三天,木茗才在晚餐時,向兩人說了櫻家裡人來尋的事情,並說了他的答覆,除了櫻外,灣娘也若有所思似地陷入沉默,結果三個人都食不知味,草草吃了一點,就結束了晚餐。

  一種倒數的聲音響起,為習以為常的生活點滴中,帶來異樣的波動。

  「木茗君,吶、木茗君,你在想什麼?」那小小的手在他眼前揮了好幾下,他才愣愣地回神,眼前是穿著漢服的嬌小日本女人,他意識到這點時,突然覺得兩人距離好遠。

  「沒什麼,最近難得有時間休息,反而閒了下來....」

  木茗淡淡地笑道,嘴角的弧度卻顯得有幾分僵硬。

  「吶...木茗君,」櫻輕聲喚道,傾身輕靠在木茗懷裡,木茗卻連帶身體也僵硬得像木頭人偶一樣,「要好好保重自己.....」

  聞言,木茗原本要抱住那小小肩膀的手頓時一僵,但他還是抱住了她,很輕很輕地放上了手,卻連一點點重量都不敢加上。

  小心翼翼地,隱藏起自己那麼一點點心思,用力吞進肚子裡,哪怕胃裡發苦、泛酸,也不想牽絆對方。

  木茗鬱悶,灣娘卻也沒好過到哪裡去,發呆閒晃竟成了姐弟倆的新樂趣。凝視著秋日的爽朗青空,心情卻是爽朗不起來的沉鬱。

  甚至偶有人上門拜託,或是夜裡有急事前來敲門,都會輕易挑起三人的情緒,緊張、壓抑,連帶望安和福嫂也跟著緊張兮兮的。

  他自己也不明白,原本這一開始合情合理,理所當然的一件事,現在卻讓他腦袋思緒打結,情緒亂七八糟,他原來就不喜歡那傢伙,現在更覺得有理由好好地討厭對方一番了。

  而自家姐姐,木茗並不是不知道自家姐姐在想些什麼,然而無奈的是,他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他有時想想覺得好笑,擠出來的卻是乾澀的苦笑聲。

  他怎麼會不知道她會知道。她知道他的心思,才會至今沒有表現任何歡欣雀躍,甚至刻意不去談這件事,  他們都在忍耐,這段漫長難受的分離。

  可是,事到如今,他又怎麼放得下手。

  明明不想記住的,那嬌小纖細的身影,他怕自己會痛很久很久,比一個人的時候,還要痛的痛。

  然而,他還是凝視著她,用視線追逐著她,他快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執著什麼了,他應該是理性的,或者該說他的理性應該要被保持。

  但為什麼,什麼都亂了套。

  木茗午後閒坐在後院裡,桂樹依舊甜香陣陣,他抬頭望向天空,又清又透的天空藍,好像一汪湖水,幾絲雲氣悠悠飄盪,安詳靜謐。

  他盯了看了好久,直到脖子發僵,才緩緩將視線往下,卻對上一雙烏黑深邃的眼瞳,一點憂愁襲上他的心頭,他想抱住她,想將那人留在自己的身邊。

  櫻緩步走向他,低頭斂首,溫順得可以,木茗想了好久,卻不敢再伸手碰觸她,沉默許久,他卻問起她行李整理得如何,有哪些東西想特別帶回去的,櫻雖是不明所以,倒也和順地一一回答。

  然後又是沉默。

  木茗無聲地挪了挪身,讓出身邊的位置,櫻跟著坐在他身旁,但依舊無語。

  就這麼靜靜坐著,整個下午,他們一句都沒再說,除了彼此的呼吸聲外,沒有任何言語。

  直到傍晚,福嫂來喚他們過去吃晚餐,木茗還不想起身,倒是櫻已靈巧地站起身,向福嫂應了聲。

  「木茗君,吃飯了。」

  她輕聲說道。

  木茗悶悶地應了聲,卻又靜默了下來,櫻望著他,正想說些什麼,福嫂的叫喚聲又傳了過來。

  「別讓他們等。」

  櫻說完,轉身就要離去,翻動的衣袖揚起一道淡淡桂香,像湖面泛起的漣漪,靜靜晃漾。

  "留下來",木茗硬是咬著牙,將這三個字吞了下去,將期待埋進心裡,他的眼神也漸趨愁鬱。

  事到如今,他怎麼放得下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