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烤香魚 (番外)



  香魚季時,木茗應櫻之邀,到菊家進行了為期一周的旅程,雖說是旅程,但只是在櫻的居所小住幾天,難得的兩人世界。

  櫻的居所同古老的大宅一般,是檜木搭蓋而成的日式建築,只是規模略小了些,而庭園裡多是時令花草,依時變化庭園色彩,只在角落有株老櫻花,花瓣細小,色澤也偏白,花季時像冬季未完的雪絨續至春天。

  除了定期會請人來幫忙清潔宅邸,櫻幾乎是獨居在自己的居所中,因此不論是洗衣煮飯,幾乎都是櫻一手包辦。

  兩個人的生活倒也愜意,簡單的飯菜就能過去,衣服現在則有科技產品─洗衣機代勞。

  是夜,梳洗過後,木茗穿著單衣閒坐在廊上,庭園裡隱隱有牡丹的香氣,是年歲過百的帝王,其餘還有菖蒲和百合,但最搶眼的還是朝顏,數盆朝顏一字排開,有粉、有紅、有紫,色澤鮮艷,恰好映在月下,格外顯眼。

  徐徐涼風吹來,順勢吹響了繪上金魚的風鈴,叮鈴作響。

  櫻端著火盆過來,備長炭微微發紅,還不大熱,她放下火盆,又轉身到廚房端了碗盤、兩尾香魚,以及清酒,櫻在杯中斟滿酒後,木茗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再拿起筷子,將香魚放在網子上,烤起香魚來。

  「味道如何?據說有竹香,很爽口,不知道合不合木茗君的口味。」

  「甜。」木茗回道,「氣味清冽,就是稍甜了點。」

  「是嗎,那我再去拿別的來。」

  「不用了,」木茗抬頭喚住正欲離去的櫻,「不正適合這時候喝嘛。」兩個人的時候。

  炭火燒紅了,香魚開始散出淡淡炭香。

  「幸好夜裡有風,不然多悶。」

  櫻說道,手中一把團扇朝火盆搧了搧,揚起燒紅的火點,在空氣中又迅速黯淡下來。

  「今晚的蟲兒們倒是安靜了。」

  木茗微微笑道,初來前三天,不知道是歡迎還是惡作劇,蟲鳴蛙叫,合唱的聲音大到彷彿柱子也跟著振動似的,雖說是夏季的風物詩,到了擾人地步的音量後,也不覺得可愛了,只想快點安靜下來。

  才說著,庭園角落零零落落傳來兩三聲蛙鳴蟲聲,彷彿是在說它們可都還在似的。

  「這下子你總算能好好睡了。」

  櫻掩嘴輕笑,木茗一臉無奈,伸手用筷子將香魚翻過身,一面已烤得微微焦黃,往炭火垂滴水份發出蚩地一聲。

  香魚的香不特在鼻間可聞,而在細緻魚肉入口時,那魚脂不帶腥膩,反而香馥可口。

  「妳也睡得好嗎?這幾天。」

  木茗斟滿酒,正要飲下,忽地這麼問道。

  「怎麼這麼問呢......」

  櫻喃喃道,又低下了頭,一語未發。

  兩人皆靜默了下來,眼前火盆香魚烤得微微作響,細細的蟲鳴在花草樹木間漫延開來,和著夏夜和風,如潮汐一般,一波波、一陣陣襲來。

  兩面皆微微焦黃,烤好的香魚,櫻隨即夾到碟子上,先遞給了木茗,再夾給自己。

  櫻輕輕用筷子立起香魚,筷尖抵著香魚頭脊上,刺入後往後劃開,便能取出中間的魚骨。

  而木茗則是用筷子刺入魚脊,夾剪出大塊魚肉,便入口。比起櫻纖細的吃法,木茗顯得很隨意。

  「野生香魚的滋味確實不同呢。」

  「今年請伯伯務必多留幾尾給我,才有這些,如果木茗君喜歡就太好了。」

  「是嗎,下次不用這麼麻煩,有很好,沒有也沒關係。」

  木茗說道,櫻卻停下了筷子,看向木茗,「......不喜歡嗎?」

  「不是,」木茗看了櫻一眼,卻又更快地別開視線,「我也不是為了香魚才來的。」

  「喔.....」

  木茗已吃完了魚肉,將魚骨又放回火盆上烤,直烤到酥後,放進碗中,斟下清酒,酒淋上魚骨,烤過的香氣化進酒中,別有滋味。

  「今晚的月色真是明亮。」木茗道,若有所思地看向櫻,「宗姬今夜亦是獨眠嗎?」

  「嗯?」

  「......我思念妳到無法成眠,妳怎麼能睡得這麼心安理得......」

  櫻先是愣住,而後忍不住噗嗤一笑。

  「木茗君在的話,讓人很安心啊.....」

  「......應該也讓妳嘗嘗失眠之苦,」木茗不禁有些賭氣地說道,「不讓妳睡了!」

  櫻既無奈又好笑,耳根隱隱泛著紅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