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愛嬌 (18)




  黑衣的客人在仲秋後到來,很安靜,足聲宛若被落葉聲所遮掩,竟沒有驚動任何人,靜靜地來到。

  灣娘沒有出面迎接客人,櫻也跟著待在房裡,只有木茗一個人坐在大廳裡喝茶,望安領著兩位客人進門,兩人皆穿著黑色的西裝,看起來沒什麼分別,只是走在前面的一位,雖然低調,從舉止及另一人恭敬的態度可以知道他的身份不同。

  男人拿下了帽子,臉色雖然蒼白,眼神卻透露出某種堅定,他淡淡地向木茗點了下頭,木茗又啜了口茶,才緩緩起身。

  「舍妹多謝你們的照顧了。」

  男人說道,木茗毫無回應,只是用審慎的目光盯著對方。

  「才一陣子沒來,很快就變得不一樣了呢。」男人說道,絲毫不在意木茗的視線,「我們明天清晨走,要麻煩閣下接待不受喜愛的客人了。」

  (還真敢說...)

  木茗在心裡無聲啐道。

  「即使是不受喜愛的客人來訪,我也不是失禮的主人,客房已經準備好了,請暫且休息吧。」

  木茗說罷,讓望安領著兩人到客房去,夜風自大門吹入,不知怎地,他竟感覺到薄薄涼意。

  「秋末了啊......」

 


  望安領著客人到客房去,而後又送上木茗吩咐的茶水點心,時間已過了晚餐了,望安依照客人的指示,將托盤放在桌上,便退了出去。

  寂靜無聲。

  如果細聽,聽得見呼吸聲、風聲、樹葉沙沙的聲音,但很靜,菊推門出去,用手阻止三橋欲要跟出的動作,然後無聲步出房門。

  紅磚、深色屋瓦、細緻而鮮艷的窗花,典雅的傳統氣息,又帶有不同於某個國度的熱情氛圍。

  這裡的人們總是宛若太陽般,情感鮮明而熱切。他想起某個身影,某個嬌小、卻又生命力旺盛的少女。

  再度踏上這土地,像是作夢一樣,雖然得偷偷摸摸,不能光明正大地前來,卻已經足夠了。

  「......菊......」

  微弱的聲音順著風傳進耳裡,菊震了一下,他的內心頓時膨脹出各種複雜情感,酸澀的、甜美的,像要把心撐破一般,像是要把這個存在弄得支離破碎一般,甚至他無法也說出某個渲染上她氣息的咒語,那個屬於她的名字。

  菊回過身,卻只見一個嬌小身影背對著他,匆忙離去,某種羈絆拉動了他,他不由自主地追了上去,一直到一扇門急促地在他眼前闔上。

  菊站在房門前,隔著門板彷彿能聽見少女不穩的呼吸聲,可是他...卻叫喚不出她的名字,心臟彷彿要脹破一般,連跳動都痛。

  無聲,除了彼此的呼吸外。

  良久,自木雕窗格的縫隙中遞出了某物,用軟布包起的東西。

  「吶......這還你了.....我們就算兩清了吧......」

  那聲音只比呼吸聲重了一點,卻劃破了他的心口,某種渴求頓時散逸在空氣中,那原本飽脹各種複雜情感的心,被抽乾似的,空空洞洞,只剩下疼痛,疼痛還在。

  然後那東西落到地上,又過了好一會兒,菊才終於撿起,打開,是一雙木屐,底是走過磨過了的,鞋帶卻是新的。

  「妳倒是告訴我.....我們之間怎麼算得清.....」

  他苦笑,卻仍將木屐納入懷中,壓在心口上,像是能取代原本的空洞似的。

 

 
  木茗的宅院是磚木蓋的四合院,漫長歲月中修過幾次,但大多仍保有原來的形貌。

  靠後院處有書閣,其他多為平房,但光是前院、中庭、後院的面積加總起來,以及所用材料與作工,在過去足以稱為豪邸。

  木茗坐在後院裡喝茶,獨自一人。

  夜裡,風漸趨冰涼,茶很快便涼了,澀了,然而他仍一無所覺,只是將冰冷的茶水一個勁地飲下。

  「真亂......」

  他嘆道,什麼事情都糾結在一起了,什麼都亂了,他和她,跟她與他,都混在一起,亂成一團了。

   順著喉嚨流下的冷澀茶水,彷彿將那寒意也傳遞到身體各處,木茗開始覺得發冷,那胸腔傳來陣陣刺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