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火柴盒子 (台櫻)





 就某些方面來說,木茗意外地復古,姑且不談那不知何時開始就具有的文人氣息,或是那身儼然是他第二層皮膚的袍子,還有不時會冒出來的野生性格,就連在已知有電的現代,有些事物仍深為木茗所喜愛。

  比如說,在打火機出現後,就乏人問津的火柴盒,以及自從有電燈後,就從一般生活裡除役的蠟燭等等。

  有時晚上木茗會點上一盞蠟燭,然後拿出珍藏的線裝古書看著。

  與其說懷舊,不如說是無法捨棄的習慣,就像在山林裡打獵、奔跑,都是構成這個人這個存在的一部分一樣。

  灣娘好幾次都覺得自家弟弟的思考迴路令人難以理解,光是打開開關,電燈就會亮這件事,就破壞了木茗所習以為常的某種氛圍,讓灣娘得忍著想爆打自家弟弟一頓的衝動,苦口婆心地要他多為自己的眼睛著想。

 

 

  「木茗君...,很會用火柴呢!」

  櫻尚待在灣家時,有一次這麼說道,在難得能偷閒的夜晚,木茗點上蠟燭,帶著某種以往未曾見過的閒適與放鬆。

  「嗯....火柴點亮的瞬間.....,就好像點亮了整個世界一樣。」

  聽了木茗的話,櫻靜靜微笑著,一種喜愛之情油然而生,雖然她身為女性,卻由衷覺得木茗是個極為可愛的存在,總是認真得讓人覺得太過可愛的男人。

  然而這對現在的她來說,卻是久遠得有些不可思議的回憶。櫻想著,然後擦亮手中的火柴,嗤啦,火光頓時萌發,照亮了她,一下子卻又熄滅。

  這盒火柴是從哪時拿到的呢,櫻試圖回想著,眼眶卻開始發熱,有一段珍貴得宛若夢幻的時光,叫她忘卻不了,又無法承受回想的激烈情緒。

  唯一的一盒火柴,很珍貴的,一次只能擦亮一根,然後偷偷地,只回想一個記憶,不可以太貪心,只能一個,不然她就會被某種情緒壓垮,被某種名為思念的情緒。

  火柴一天天減少了,最後只剩下一支,最後一支火柴,櫻怎麼也捨不得,她只得買其他火柴來代替,用這種方式忍耐。

  (火柴點亮的瞬間....,就好像點亮了整個世界一樣。)

  木茗的聲音靜靜迴響著,櫻也報以淡淡的微笑,火光萌發,她和她的思念一起想著某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