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愛嬌 (end)





  原來在夜裡,天色也是變化多端的。黃昏時的橙金漸轉為深紅與濃紫,最後一點一點被夜色襲奪,看來是黑夜了,卻又感覺不是那麼地幽邃,隨著時間,逐漸變深,顯得更加神秘了起來,在上半夜時還閃閃發亮的星子,在下半夜又似乎被夜神奪去了光輝。

  就這麼看了大半夜,直到微光侵蝕了夜的邊緣。

  明明一點睡眠都沒有,眼睛微微發疼,或許還佈滿血絲吧,可是木茗卻覺得自己的精神格外地好,清醒得過份。

  襯著那清醒的,是從五臟六腑傳來的刺痛,好像連血液都不順暢似的,渾身都不對勁。

  木茗從板凳上坐起來,衣上、髮稍沾上薄薄露水而顯得溼潤,皮膚異常蒼白冰冷,眼睛發紅,彷彿就要瘋狂了。

  他站起身,身體有些僵直了,卻還是固執地不肯給予時間恢復,大腦蠻橫地下令要所有神經、肌肉屈服,然後向前行。 
 
  某種尖銳的刺痛漫延開來,他幾乎不能控制,卻還是一步一步踏了出去,直到他在她房前站定為止。

  她醒著吧。木茗想著,正要伸手敲門,手舉起卻又僵在半空中,應該敲上的,卻是輕輕地點在門板上,無聲,門卻靜靜被推開一縫,然後他看見她。

  他更輕地推開門,跨步入內,門板幾乎碰到了牆,在幾公釐前乏力回擺,他以手撐著,讓門板靠回門框上。

  「......木茗君?」

  原本坐在床邊閉目養神的櫻聽到了些微聲響,因而抬頭,正好望見木茗的身影,她輕聲喚道,那人的名字。

  「我來......看看......。」

  他說道,那聲音聽來有些苦澀,櫻連笑容都無法給予,只是淡淡地回應了一聲。

  「都收拾好了嗎?」

  他問。

  「嗯......,東西不多,所以...沒有什麼好煩惱的。」

  她回道,卻忘了加上她一貫的溫柔笑容。「木茗君,坐啊。」

  木茗聞言,走向椅子,坐了下來,好像很自然,卻又沒那麼自然,兩人之間,某些情緒,某些還說不出口的,還有,某些不言而喻的,愛戀。

  「時間過得真快。」

  「.....嗯,真快。」

  櫻輕聲附和著,有些像是嘆息。

  「這麼一來,也算是完成了石川老師的託付了.....」

  木茗說道,櫻的眼睫裡,彷彿也沾上了露水似的,帶點濕潤,像陰天的雲朵,就要開始下雨。

  「可是......,妳像是一開始就住在這裡似的,我的記憶,這麼欺騙著我。」

  「木茗君......」櫻欲言又止,小小的露珠從那纖巧的睫稍墜下,「不會忘記你的,回去後,無法忘掉你的.....」

  木茗傾身向前,單腳跪在冰冷的地上,他握住那小小的手,落下一吻在那手心,然後靠在那懷抱裡,嬌小的懷抱裡,將耳靠在那心口上,聽那心跳的聲音,那太過急切的心跳。

  傳進耳裡的,除了心跳,還有細微的顫抖,像他愛憐的一株蘭草,一株有著淡金色小花的蘭草。

  露珠自她睫稍落下,結在他髮稍上。

  他呼吸著,將唇抵在她心口上,以唇紀錄她的心跳。

  「......木、木茗君......」

  她喚道,淚珠成串跌落,他不甘地咬牙,不讓不該說出口的話脫口而出,不能說,不能挽留.....即使忍耐不了,也要忍下去的,思念。

  「時間到了吧。」

  他苦澀地開口道,鬆開了手,站起身來,手卻握成拳,忍耐著某種渴望。

  「...嗯。」

  她伸手,以袖子拭去淚珠,一切彷彿回歸平靜,彷彿。然後她拿著小小的行李,準備離開,跨出一步、兩步,經過他的身邊時,連靈魂都不想帶走,卻還是被催促著邁開腳步。

  「木茗君......,」在門口前還有一步,櫻停下了腳步,她轉身,如此呼喚道,這些時日不停喚著的那名字。

  「像是一開始就住在我心裡似的,我的心,這麼告訴著我.....」

  她說完,快步離開了房間,離開了他身邊,像是要斬斷什麼,狠命地跨出腳步。

  「不要走......求求妳不要走......」

  他說道,凝視著她離去的身影,以及凝視不到的身影,他這麼說道。

 


  人力車被拉走了,順暢地轉動輪子,骨碌碌地往前滾去,越來越遠了,她和他的距離,以及他和她的距離。

  黑衣的男人看著拿著小小包袱的嬌小女人,那眼神似乎了然了些什麼,他只說了:「謝謝妳願意走。」

  離開了。

  木茗和灣娘不約而同地靜默,在自己房裡,自己床上,陷入深沉而甜美的黑暗中。

  為了緩和某種疼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