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黑色萬聖節 (白露)





  伊凡抱著水管,彷彿那就是他的權杖一般,最強而有力的武器,即使沾染上血跡毫不失色的,權杖,另一手抓著用來裝伏特加的瓶子,將那些如跳動火燄般的液體咕嘟嘟地喝下肚裡。


  他坐在沙發裡,以一種冷然的表情凝視著窗外,他是王,是這雪之國度的帝王。那戰爭的遺跡仍在,然而他不曾離去,重新且深深地抓緊了某種事物,潛藏在人心裡的某種事物,只要他輕輕笑著,便能撩撥起那事物,讓人們開始顫抖。


  噠噠啦噠啦啦─


  他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別好,一邊喝著伏特加,一邊打著某種拍子,硬底的靴子敲打出聲響,隨著時間,節奏綿密了起來。


  前幾天正好是滿月呢,想著那圓滿無缺的月,映照在雪地上,那寒冷的溫度也柔和起來似的,雖然今天不是滿月,他的心情一樣好。


  連空氣都像帶有魔法的成分般,感覺格外甜美。


  伊凡又喝了口酒,接著嘆了口氣,沒去萬聖節派對真是他人生中最正確的一個決定,天堂啊,這種感受一定就是身處在天堂的感覺。


  無視於美麗可與不染塵的天使相比擬的妹妹打來的無數通電話,以及響個不停,被簡訊塞爆後,終於用盡電力,不再發出聲響的手機。


  吶,今天真是愉快呢。


  伊凡微笑著。


  打扮成女巫的姐姐和纏繞上繃帶,卻比較像巫毒娃娃的娜塔在中午前便出門了,隨意吃了些麵包後,他便開始飲酒,壁爐裡的火並不算旺盛,但那樣的溫度也影響不了他的好心情。


  一早已命人清理過地毯,雖然吸塵器的聲音很吵,卻蓋過了娜塔的奪命連環CALL,像童話一般的美麗少女,卻有著令人顫慄的本質,明明外表就像童話一樣,柔軟芬芳,卻散發出過份甜美的氣息,會吃人的花朵。


  伊凡輕笑著,酒精暖化了四肢,卻讓那笑聲顯得很冰冷。


  叩叩叩──


  是誰,在此時來敲門?伊凡想著,卻懶洋洋地不想作任何動作。


  喀啦喀啦──


  對方似乎不再敲門,然後這聲音卻讓伊凡寒毛直豎,這聲音,多麼像有人正用小刀刨刮著門板的聲音。


  逗咚!逗咚!


  現在則變成如同有人用椎子拼命戳刺、狠命戳刺著門的聲音。等等,他確定自己上好了門鎖,所以,現在,應該還是安全的吧,對,這裡很安全,而且,大家、大家都去了什麼鬼萬聖節派對,更正,萬聖節派對本來就是跟鬼怪有關,總而言之,別自己嚇自己才是。


  「唔哇!!!」


  伊凡發出驚懼的慘叫聲,因為過於羞恥,他只能慶幸由於大家都去參加派對,除了對方和自己沒人會聽見這慘叫,但狀況也是糟到不能再糟了。


  「哥....哥.....」


  「娜、娜、娜娜娜娜塔.......」


  一定是因為妹妹破窗而入,導致冷空氣進到房裡的原因,他才會冷得直打顫。


  「霹靂卡霹靂啦啦......」


  「啊?」


  「我一直念著咒語,希望哥哥可以快點出現,為什麼都沒有用呢!」


  「這......」


  「霹靂卡霹靂啦啦......是不是還少了什麼,阻礙我和哥哥在一起的,到底是什麼?」


  少女美麗的臉龐上露出迷濛又困惑的神情,她握著小刀往前了一步,小刀上滴落紅色的雪水,紅、紅色的!?伊凡告訴自己應該轉移視線,卻像著了魔似地盯著自尖端滴落的雪,紅色的雪。


  「哥哥,告訴我、告訴我啊,為什麼不能結婚呢?」


  銀光閃過,冰冷的刀尖劃過伊凡的頸側,冰冷而甜美的疼痛,因低溫產生些許麻痺感,然而,血應該還是流下來了吧。


  沒有退路了。伊凡想著,他的背抵上了牆壁,眼前是步步逼近的娜塔,那少女伸出了舌尖,舔過伊凡頸側,溫暖潮濕的觸感。


  好喝嗎?他的鮮血。伊凡想問,卻選擇了沉默。


  即使嘴角留下鮮紅的痕跡也無損於她的純潔,娜塔凝視著伊凡,微笑著揚起了手上的小刀。


  「就這麼把哥哥吃進肚子裡吧。」


  淒慘似乎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處境,早知道.......早知道.......他就去萬聖節派對了啊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