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 是夜錄 ─ 龍子(下)






    茵蘿坐在老靈芝奶奶的腿邊,雙手支著臉頰,思緒飄盪,落到了過去,那是才六十年前的事,很短的時間。


    她還記得初見龍子時,他才一丁點兒大,雖然她也是一丁點兒大,不過那是草妖生來的特質,她並不想為了維持大一點的樣子就浪費靈氣。


    天仙將那小不隆咚的小東西捧在懷裡,山神在一旁用好像碰一下就會化掉似的柔軟表情看著,整座山都在祝賀,像千年前它們的山神剛從雲霧中生出時那樣。


    「蘿、蘿子!」


    小不隆咚的龍子老愛這麼叫她,小時候兩人還能平視,等過了一、二十年後,茵蘿只有被揣在懷裡的份。


    可是還是好朋友。


    所以龍子總是揣著茵蘿滿山跑。


    去偷捻榕樹公的鬚根,到觀音娘娘的淨地裡搖桂花,弄得桂花樹老大不高興,還曾跑到氤氳釀酒的房裡打滾,壞了酒氣,那年的繞山宴改喝了桂花釀。


    祖奶奶常說他們倆是兩個搗蛋鬼湊到了一塊兒。


    可是茵蘿還是有不敢的事,她不下山。


    她曾在山下待過一陣子,但記憶早已模模糊糊了,她能到這小山來,還是因為祖奶奶到山下找朋友,揪著祖奶奶的衣帶,一路給拉到了山上來,然後在這裡落地生根。


    說到山下,她只想到很多煙、很多雜念,還有夜夜哭泣的女人,是人,不是鬼。


    所以龍子要拉她下山時,她死活不肯。


    「繞山宴時,整座山上都會點著燈籠,觀音娘娘的廟前也有燈籠,順著紅燈籠走就回得來了。」


     龍子如此說道。


    滿山的燈籠,順著路緣拉出了一條歸家路。


    「可是......」茵蘿往山下的方向望去,燈火閃爍,滿片光輝,映得眼睛都要睜不開了,要怎麼尋歸家的路。


    「罷罷!膽小鬼,早知道妳這蘿子不敢!」龍子故意用話激她,可是茵蘿卻沒如他所想的答應。


    「得了,我自己去。回頭帶糖給妳吃,誰讓我是老大呢!」


    龍子笑瞇了眼,將茵蘿放在紅燈籠下,不等茵蘿阻止,一縱身就飛出了好遠好遠,追不上了。


    「什麼老大啊,你出生的時候我已經在世上了呢!」


    茵蘿嘀嘀咕咕地碎念著。


    自此她再也沒見過龍子,沒人將她揣在懷裡滿山遍野地溜達,沒人跟她一起蹭在觀音娘娘身邊討糖吃,沒人陪她到氤氳的釀酒房裡撒野。


    茵蘿靜得多了,她常常想要是當時跟著龍子一塊兒去就好了,這樣至少有個照應,可是現在說什麼都是多餘了。


    靠在祖奶奶的腿邊,茵蘿像是撒嬌又像是想掩飾些什麼似地用臉蹭了蹭祖奶奶的衣帶子,祖奶奶摸了摸她的頭。


    該回去了呢。茵蘿想著,雖然她輩份不算高,也照顧了一片小草後輩,用自己的靈氣讓小草們更加青翠、更有精神,尤其她住的地方鄰近人類的活動範圍,滋養照料後生小輩儼然是個大任務。


    「祖......」


    祖奶奶睡了,最近祖奶奶睡得越來越多了,不知道該不該請醫仙來看看呢?


    貼心地閉上嘴巴,茵蘿悄悄地離開,往自己位在公園裡的居所前進,窸窸窣窣,穿過清冷的月光,走進同樣清冷,卻又略帶點溫暖的晨光裡。


    晨霧的氣息撲來,那是山林翠鬱的空氣,然而今天的空氣特別不同,有種很熟悉卻又因隔了太久而感到有些陌生的氣味。


    龍子.........


    茵蘿被腦海中的這個念頭嚇了好大一跳,怎麼可能呢?但感覺到的不只有她,整個山開始騷動了起來,大家開始群聚、討論,一邊張望著氣息從何而來。


    人的氣息佔了大部份,但確實有龍子的氣息混雜在其中。


    茵蘿順著風的方向搜索,她和其他妖族不一樣,草妖是很容易親近與被接受的一種族群,正因為她個子小,加上沒有任何侵略性的氣息,即使跳到人類的身上,他們也不見得會發現。


    ── 茵蘿子、看到了嗎?


    氤氳的聲音借著霧氣傳進耳裡。


    茵蘿賣力地奔跑著,深怕再次失去龍子的消息,她將所有的感官專注在這一點微弱氣息上。


    ── 龍子、龍子,你在哪裡?


    茵蘿無聲呼喊著,期望龍子能給予一點回應,氣息卻忽強忽弱,有幾次甚至全然感覺不到,只得從頭再感應起。


    ── 龍子,你聽見我的聲音了嗎?


    「......我是茵蘿啊......龍子......」


    茵蘿跳上窗框,清晨的冷涼,已經漸漸被陽光曬暖,房裡亮晃晃地,日光流轉,彷彿帶了山色一起落了進來。


    一對年輕夫婦正抱著孩子玩。


    「昨天好乖喔!難得晚上睡了那麼久,馬麻都沒有被吵醒呢!」


    「是啊,好乖~喔,要是每天都這麼乖就好了,我就不會有黑眼圈了啦!」


    「晚點妳去泡溫泉,我帶他好了。」


    「真好,來渡假真好,在家裡也可以這樣嗎?」


    「我也有幫忙啊,偶爾.....」


    茵蘿跳進房裡,很靜很慢地走了過去,爬到床上,然後靠在那男人的身上看著他懷裡的嬰孩的臉,小小的,很清秀的,很像龍子的臉。


    ── 茵......蘿......


    ── 龍子你怎麼那麼笨,怎麼這樣子回來了?


    ── 嗯.....我真的很笨......找了好久,我還是不知道回家的那行紅燈籠在哪裡......


    ── 你為什麼要那麼貪玩?笨龍子!笨龍子!


    茵蘿淚眼模糊,變成人類嬰兒的龍子沒有太多力氣能說話,斷斷續續,再過不了多久,大概就會忘記身為龍子的記憶,以人類孩子的身份過下去了吧。


    ── 我在...人間....遊盪了近十年........很想....回來......


    ── 你等等,讓這個肉體沒有生氣的話,你的本靈就能出來了!


    茵蘿說著,將小手放到了嬰兒軟嫩的小脖子上,她沒有做過這種事,所謂的傷天害理的事,可是如果龍子能出來的話,應該也沒關係吧,她這麼想著。


    ── 茵蘿,住手。


    ── 山神大人........不是還來得及嗎?


    ── 茵蘿,愛子頓逝,何其痛也,吾何曾忍將此痛加諸凡人,以至碎心裂肝終不得全。


    山神的聲音很溫柔,就像龍子初生那時,茵蘿看到的,好像碰一下就會化掉似的柔軟表情那樣地溫柔。


    ── 龍子,人間情愛憂傷....濃烈至極,盼汝勿忘本心,走一遭便是...。

 
    ── 等等.......


    山神的氣息很快地遠去了,茵蘿的手還放在那小脖子上,她呆了許久,最後摸了摸那嬰兒的小腦袋。


    ── 龍子,我會保佑你的,山上的大家都會保佑你的!山神也會、天仙也會!就算你會忘記自己是誰,我們也會保佑你的,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一定要再回來......


    ── 蘿...子......蘿子......


    那嬰兒閉著眼,忽然笑了一笑,龍子最後的氣息被人類所掩蓋,茵蘿很希望再聽他說點什麼,可是只剩下呼吸的聲音。


    還有一點一點記憶的碎片─


      「繞山宴時,整座山上都會點著燈籠,觀音娘娘的廟前也有燈籠,順著紅燈籠走就回得來了。」


      「得了,我自己去。回頭帶糖給妳吃,誰讓我是老大呢!」


    「蘿子、蘿子,妳在哪裡?燈籠滅了嗎?為什麼我看不見紅燈籠的路?」


    「蘿子....蘿子......我想回家......父親.....母親......」


    在人間遊盪的龍子不知道要往哪裡去,沒有廟要收留他,也沒有人看得見他,到處有看不見的結界、門神,人世混雜,龍子漸漸虛弱了,最後他躲在屋簷下,傻傻地看著天空落下的雨滴。


    「希望這次可以成功呢。」


    一名少婦站在陽台上,和龍子一樣望著天空,灰濛濛的天空。


    「這次一定可以了吧......」


    少婦的手撫在平坦的肚皮上,因為身體虛弱,已經流產過好幾次,留不住一個孩子。


    龍子突地心中一動,悄悄地靠過去少婦身邊,那是很溫暖、很溫柔,像他的父母對他那樣的氛圍。


    像媽媽一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