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4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理智斷線前一秒 (中) (白俄露) 微限






  「姐姐...好漂亮呢......」


  安妮雅完全想像不到事情的發展會什麼會變成這樣,莫名其妙地、毫無邏輯可言地、像讓火車直接脫離軌道那般地荒謬。一切一定是因為這傢伙的關係,她的弟弟─羅古夫‧里德。


  她脹紅著臉,看著那個正靠在她身後發出興奮的歎息聲的漂亮男人,俊秀得像不是人類的存在的弟弟。


  「放進去吧。」


  「你......」


  安妮雅咬緊下唇,"太下流了!"的評語卻怎麼也吐露不出。


  「好棒的鏡子呢,不只是我,連安妮雅姐姐都能看見自己玩弄自己的美妙樣子呢。」


  羅古夫非常地開心,安妮雅有點不知所措,可是好像也不是後悔,然後她依照羅古夫的指示做了,把修長漂亮的手指輕輕伸進去,小小地來回磨蹭著。


  「好小心呢...」


  羅古夫一邊說著,一邊伸出手由後往前捧住安妮雅雪白豐滿的乳房,像發洩情緒一樣,恣意抓握搓揉著,安妮雅的喉間發出不知是吃痛或是快感的低鳴聲。




 
   事情是這樣的。


  安妮雅早晨醒來時,帶著宿醉的頭疼與全身的酸痛,而喚醒她的則是一隻無禮的手,正橫放在她胸前不時揉著捏著。


  她似乎不記得昨晚的事。嚴格來說應該是不完全。


  她困惑地翻過身,然後對上一張俊美如畫中人物的臉,但她無心欣賞,反而感到驚恐萬分,那是──羅古夫的臉。


  她,羅古夫,昨晚,在床上,難道...!


  「早安,姐姐。」


  羅古夫笑容燦爛,兩個人身上一絲不掛,地上有著破碎的酒瓶、凌亂的衣物,床上更是亂七八糟,十足大鬧過後的景象。


  為什麼偏偏是羅古夫呢!安妮雅的心裡浮現一種不快的情緒,不是其它人,偏偏就是羅古夫,她的弟弟。 


  安妮雅皺著眉頭,她忍著酸痛的身體起身,先撥了電話請人來整理打掃,然後自顧自地走進浴室裡梳洗,還放滿一浴缸的熱水泡著。


  消磨了個把鐘頭,才裹上浴袍出來。


  羅古夫也梳洗好了,乾乾淨淨、清清爽爽地,上身隨性地披了件白襯衫,穿著黑長褲,他縮在椅子上,下巴靠在膝上,眼神看著遠方。


  在已看不見昨夜荒唐的房間裡。


  安妮雅一語不發,只是跑到客房裡去用餐,沒有為什麼,她只是不想見到羅古夫,不想見到他,即使他有一張很漂亮很俊俏的臉。


  用完餐,羅古夫似乎已經回去了,安妮雅得以毫無壓力地在沒有羅古夫的宅邸裡閒走,沒有羅古夫、只有安妮雅的宅邸。


  她不討厭他,嚴格說來不是討厭。


  換上了白色長洋裝,毛料的質感溫暖,而氣候冰冷。


  安妮雅今天不工作,放假,她自己決定的假,然後看著雪飄落、飄落,白色的、冰冷的、空無的景色。


  絢爛的王宮、華麗的王朝風光、不可一世的國家氣度好像泡泡一般破碎在歷史中,從那時一直挺直的背好像也要折斷似的。


  流了好多血,每個國家都流了好多血,可是偏偏,鮮血沒有帶來她預料中的禮物。


  今天的伏特加,感覺有點辣。


  安妮雅旋開瓶蓋時,酒氣嗆了上來,她飲了一口,然後仰頭喝下。


  「伏特加這麼好喝嗎?」


  羅古夫的聲音,又跑來了嗎,安妮雅微微皺起眉。


  「你沒事做嗎?」


  不快地質問著,情緒惡劣。


  「因為姐姐上午的時候很冷淡,不問我插進去的感覺、也沒有稱讚我的表現。」


  "不要用爽朗的語氣討論這個話題!!"


  安妮雅的心情更為惡劣了,比起害怕或討厭,她現在不想看見、根本不想看見他。


  「我那麼喜歡妳.....喜歡到想連骨頭都嘎吱嘎吱地咬下肚......姐姐看起來很美味呢。」


  「我不想聽!也不想討論。」


  「啊...姐姐在心煩些什麼?」羅古夫看似毫無心機的口吻卻十分刻意地點破安妮雅焦躁不安的情緒,「後悔跟『弟弟』搞上床嗎?明明昨天高潮得那麼自然......」


  羅古夫的嗓音陡然變得低沉陰鬱。


  像一尾狡詐的蛇。


  「啊───!!!」


  安妮雅抓狂地大喊,隨手抓起桌上的東西擲向羅古夫的方向,可惜太過用力,加上鋼筆太過輕盈,她沒打歪那俊美的臉孔,也沒讓那陰沉的表情消失。


  那張臉很英俊,卻承載了太多不能明說的......


  安妮雅渾身發熱,因為憤怒,莫名地憤怒。


  「對!如果不是你就好了!比如亞瑟柯克蘭或阿爾弗雷德之類的!或是隨便一個來自歐陸的國家都會讓我覺得好過一點!不會讓我覺得....我是這麼地可悲!」


  只能對著過往的幻夢暢飲灼熱的烈酒,強大的、美麗的,冰冷得彷彿永恆的冬季,可是她並未成為勝利者,她和阿爾的對峙在一段時間後,就在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中,悄悄被淡忘了。


  混亂、貧瘠,然而一樣是冬季,而她對現在的自己深惡痛絕!


  「妳這麼想的嗎?」羅古夫的面孔一瞬間扭曲了起來,「原來我讓妳變得這麼可悲嗎?」


  可是那漂亮的臉很快地平靜了下來,用極為冷淡的語氣敘述著。


  羅古夫背對著安妮雅,他或許就要離開了,可是,為什麼,她...並不高興......。


  碰地一聲巨響,羅古夫握緊的拳頭打碎了在房裡的那面全身鏡,頓時鮮血如注,而安妮雅的淚水也瞬時落了下來......。


  "除了互相傷害,我們之間還有什麼......"


  安妮雅自問,在巨響之後的沉寂中,她赫然發現,她是多麼希望這其中....有著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