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葉☆森林
關於部落格
兔子的物語樂園
  • 685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 Kiss x Kiss 前篇 (艾伯x艾茵x艾依)











 初秋的午後,樹林裡平添許多枯黃的落葉,溫度微涼,但還算舒適,被豔陽烤了整個夏天的連隊在此時也感到格外放鬆,至少不像在夏天時那麼難捱。
 
 就連艾伯李斯特也會偷閒,拿著一本小書在窗邊借著暖陽的光芒閱讀著。
 
 雖然臉部表情猶若寒冬,絲毫沒有任何被融化的跡象。
 
 艾茵就是在樹下抬頭仰望時,看見了這樣的艾伯,毫無疑問地,艾茵認為艾伯非常需要一個好醫生,來協助他復健一下臉部表情。
 
 艾伯很少笑,甚至可說是從來不笑,艾茵這麼想著,艾依查庫在看見她時,從很遙遠的地方一邊揮著手一邊向她跑來,笑得很是燦爛,在那瞬間,艾茵覺得這人一定看過那傢伙不一樣的表情吧。
 
 「艾茵,妳…,妳在看什麼?」
 
 艾依問著,艾茵很確定對方也發現了在窗邊看書的那傢伙,然而……
 
 「看天空啊。」
 
 艾茵若無其事地回答著,並指著天空的某一部分。
 
 「你看,這裡像不像一隻狗狗。」
 
 「唔…嗯,很像。」
 
 艾依笑了,艾茵也笑了,她知道艾依的眼中或許雲就只是雲,可是只要她指出來,他就會認同她,用那爽朗的笑容。
 
 艾伯也看見了嗎?她這麼想著,可是窗邊的身影毫無動搖,堅定地翻過一頁。
 
 艾茵不知道要期待他看見好,還是希望他不要看見好。她討厭他,可是又有一點點想吸引他注意,亂七八糟地,可是看見他無動於衷的時候,又顯得很失望。
 
 艾依也是嗎?
 她突然很想知道這點,艾依對艾伯的忠誠眾所皆知,可是他似乎也和艾茵一樣帶著微微的焦躁。
 
 艾依也想……被那傢伙凝視嗎?
 
 這麼想著的時候,艾茵突然受到驚嚇似的,微微往後退了一步,那是艾依用手揉亂了她的長髮,又安撫似地摸了摸被弄亂的髮絲。
 
 「怎、怎麼了嗎?」
 
 「那個…..有葉子…..。」
 
 一瞬間彼此都不知所措了起來。
 
 「艾依,謝謝你。」
 
 有點不好意思,又有點點高興的道謝,被溫柔地對待了。
 
 
 心情不好。
 
 艾伯在斷斷續續、難得無法專心的閱讀中,漸漸感到心情惡劣了起來。
 
 暖暖陽光曬在書頁上,眼前的森林也一反常態地溫和,吐露著秋意,然而他卻感到心情前所未有的低落與糟糕。
 
 一隻淘氣的貓在樹下不知道在看些什麼,而後有一隻狀況外的狗也跟著來湊熱鬧,一段跨種族的曖昧上映,然後艾伯在那一刻差點把手中的書撕成兩半。
 
 冷靜、冷靜。他按了按眉心,企圖喚回自己的理智與自制。
 
 是的,不過是一隻貓和一隻狗在互表情愫,場面溫馨感人,而他應該為他的狗和那隻自傲的貓感到高興才對。
 
 雖然他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他有更重要的事、有比什麼都還重要的事….,不能被打亂。
 
 什麼都不能阻止他。
 
 叩叩─
 
 「請進。」
 
 他調整態勢,用一貫的冷淡回應叩門的人,推門進來的,卻是剛剛他所說的,那淘氣的貓咪。
 
 「您的晚餐。」
 
 晚餐?天色是暗了,不過已經到了用餐的時候了嗎?
 
 艾伯想著,艾茵卻已經將盛滿食物的托盤放到桌上,並輕快地迴身,落坐在他的床上。
 
 「聽說這兩天你只喝了黑咖啡,我是為了艾依特地來監督你用餐的。」
 
 說完,艾茵認真地盯著他,執行起她口中的監督工作來。
 
 好像皺了皺眉,但那表情一閃而過,即便眼睛直盯著他也未捕捉到那一瞬的微妙,但出乎意料的是,艾伯並沒有抗拒,乖乖地拿起湯匙舀起他今天的第一口湯。
 
 艾茵看著艾伯用餐,他的睫毛在臉上形成淺淺陰影,如果形容艾依的長相是爽健的話,那麼艾伯,就可說是俊美了,無庸置疑地。
 
 沒有表情,那張精緻的臉孔,在燈前落入了許多的暗影。
 
 欸欸,艾伯李斯特,你為什麼,光是存在就會讓人感到心碎?
 
 她好想問他,可是說不出口,艾依也是、她也是,看著他,就會覺得…心很痛,好像要碎裂一般。
 
 湯很燙,卻始終無法溫暖他。
 
 「可以了。」
 
 可以了?艾茵眨了眨眼,濃湯喝完了,麵包和配料卻完整如初,這傢伙有病啊!艾茵忍住想握拳暴打飲食習慣偏差的那傢伙的欲望。
 
 「但你只喝了湯而已。」
 
 「我吃飽了。」
 
如此聲稱著,艾伯甚至將托盤推到旁邊,並翻開書,擺出一副不想聽艾茵多說的態度。
 
「任性先生,麻煩你體諒一下自己的身體,好好地餵飽它好嗎?」
 
艾茵唸道,原以為艾伯不會有所反應,沒想到那傢伙還是抬起頭來回應了她。
 
「貓咪小姐,我想我的身體並不在妳管轄的範圍內。」
 
「這可不行,我不能這麼對艾依交代。」
 
「所以?」
 
艾伯不知何時又闔上了那本混淆視聽的紅色皮面小書,他一反常態地起身,坐到床的另一邊,漆黑的眸定定地望進艾茵的眼裡,讓她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我會懲罰你的喔。」
 
那瞬間似乎看見了嘲弄似的笑意一閃而過。
 
「懲罰?」
 
「是的,任性先生,我會做讓艾依討厭你的事……比如,吻你之類的。」
 
一陣沉默,艾伯的目光銳利了起來,似乎是想解讀她的話中有多少真實。
 
「……為什麼?」
 
「我剛剛說了吧,我想讓艾依討厭你啊……」
 
艾茵試著不迴避他的眼神,那濃郁得叫人心慌的漆黑。
 
吻?
 
艾伯在一瞬間突然落入好遠好遠的記憶中,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去。
 
剛從小孩成長為青少年的他與艾依,在炎熱的夏天跑去溪邊玩耍,水很清很透很清涼,兩個人一下子就玩瘋了。
 
艾依很會游泳,然而他卻不會,從小到大,爸爸媽媽總是不讓他做這些事。
 
他看著在水底泅泳的艾依,好羨慕,他覺得自己也應該會的,所以他也跟著踩了進去,一腳踩進淺淺的水裡,另一腳就踩進了一個窟窿,石頭一滑,他就跟著摔了進去。
 
水真的好清,他好像也變成魚了。
 
這是他昏迷前的最後印象,艾依將嗆水嗆得一塌糊塗的他從水裡撈起來,艾伯回想,那時候艾依應該是想救他吧,但到底艾依是怎麼想的,他到現在還不明白。
 
原本應該被人工呼吸救醒的溺水傷患,卻是被痛醒的。
 
那個應該要用嘴把空氣吹進他肺裡的艾依‧查庫不知為何,將他的嘴唇咬破了。所以他是因此痛醒的,也還好嗆水嗆得不算太嚴重,還痛得醒他。
 
回想結束,艾伯將焦點重新放回眼前的少女身上。
 
他要拒絕這個荒謬的想法……
 
「妳……要試試看嗎?」
 
可是他的意圖背叛了理智,吐露出了危險的邀請。
 
笑吧,快笑吧。艾伯在心裡如此祈禱著,即使他已經多年忘了祈禱這件事,也不知道該怎麼去相信了,但此時的他,卻深信只要艾茵一笑置之,或是火大翻臉,都有助於他們倆脫離目前的窘境。
 
然而事與願違,艾茵的長髮帶著森林的氣息搔上他的手背,她的吻則帶來意料之外的疼痛!
 
艾伯在心裡證實了一件事:不論是犬科動物或貓科動物,他們的吻技都拙劣得叫人惱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